重拾布依婚俗 山村重开“夜宴”

2018-04-27 09:10  来源:贵州都市报

  “坐夜宴”场面宏大。

  近日,贵阳市乌当区新堡乡马头村布依新寨一改往日的宁静,变得热闹起来。村口的广场上人头攒动、热闹非凡,车辆来来往往,村民扶老携幼,他们是赶来看一场中断了33年的盛会——布依新寨婚俗“坐夜宴”展示。

  “坐夜宴”消失了33年

  “坐夜宴”,是一种布依族传统的婚礼习俗,即娶亲当晚宵夜时,接亲和送亲双方赛歌斗酒的一种文化娱乐活动。

  据“坐夜宴”展示活动的倡议人、60岁的罗应富介绍,过去,布依族的年轻人结婚,要办4天喜酒,第一天为“迎宾”,第二天为“正席”,第三天为“离席”,第四天为“放客”。在婚礼庆典的喜庆日子里,主人家都要安排在“正席”的当天晚上举办“夜宴”,请送亲客与主人家的亲朋好友学习交流文化礼仪,把酒言欢,祝愿男女双方喜结连理、鸾凤和鸣、花好月圆,幸福美满。因此又称为“吃夜宴”或“坐夜宴”。

  “以前,村里家家户户结婚,都会办‘坐夜宴’。”村里73岁的陈老伯回忆说,就像过节一样,全村的老老少少都会去凑热闹,行歌坐夜、饮酒助兴、吟诗作赋,通宵达旦,热闹非凡。“步骤错了,或是对不上来,都要喝酒。要没点学识,没点智慧,还真答不上。”

  “时间长的,可以一直闹到第二天中午。”60岁的村民罗腾志说,他是土生土长的新堡乡马头村人,小时候跟着家里的长辈参加过多次。长大后,自己也参与过多次“坐夜宴”。可后来办的人越来越少,渐渐就没人办了。

  “新堡乡马头村布依新寨婚俗中的‘坐夜宴’已有400多年的历史。”罗应富说,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后,由于各种原因,结婚办“坐夜宴”的越来越少,渐渐地,这个婚俗就没有人再办了。他告诉记者,根据村里老人推算,上一次村里举办“坐夜宴”,已是33年前的事了。“现在,大多数村里年轻人根本不知道‘坐夜宴’。40岁以下的村民,也只是听说过,看见过的并不多。真正参加过‘坐夜宴’的人,现在都已六七十岁了。”

  由于“坐夜宴”内容繁杂,形式多样,现在,能说清楚整个“坐夜宴”流程的,更是少之又少。

  恢复“坐夜宴”村民很支持

  2017年,罗应富产生了恢复“坐夜宴”这个古老习俗的想法。“毕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,就这么断了,太可惜。恢复也是一种对传统文化的传承。”罗应富说,有这个想法后,他便和村里的老人们商议,老人们听完后拍手称好。而当他们把恢复“坐夜宴”的想法征求村民意见时,几乎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。

  去年年底,罗应富开始筹备“坐夜宴”展示活动。他一边收集资料编写脚本,一边向村里70岁以上的老人请教,了解以前“坐夜宴”的程序和细节。先后召开了1次研讨会,8次资料收集座谈会,3次夜宴脚本认证会,5次推进会,终于将“坐夜宴”的脚本确定下来。随后,他又挨家挨户动员村民,确定了40多人的表演队伍。

  “把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反复练习,真不容易。”罗应富说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,有家里忙不完的事。好在大家对这个事都很热情,白天有事,大家就约着晚上排练,平常有事,就周末排练。经过3个多月练习,“坐夜宴”终于要和大家见面了。

  “坐夜宴”再现马头村

  近日,时隔33年后,布依婚俗“坐夜宴”再现新堡乡马头村。当天下午2点,恰逢布依族的传统节日,新堡乡马头村一改往日的宁静,变得热闹起来,村口的广场上人头攒动。活动现场张灯结彩,车辆来来往往,游客如织。村民扶老携幼,遍布会场各个角落。

  舞台中央,近30位布依族男女表演者,穿着传统的民族服饰,围着搭成“T”形的桌子,分主宾客坐着。桌上摆满了蔬果、杯盏,贴着大大的红色喜字,喜庆极了。

  “主人家”一声招呼,“坐夜宴”展示活动开始了。迎宾入席、合桌谦赞、发碗发筷、盘根问吉、考学识(放酒令)、斗(凑)圆宝……整个“坐夜宴”活动,穿插在一首首优美动听的布依歌声中,极具民族特色。表演者们一边唱着歌,一边行令饮酒,热闹非凡。“我以前总听老人家说起,‘坐夜宴’多热闹多隆重,今天才亲眼看到。”从小在新堡乡马头村长大的一个小伙子说。

  “不仅仅是为了热闹。”罗应富说,当天的展示活动,只是布依婚俗“坐夜宴”的一部分。他希望通过这个展示活动,让更多的人了解布依文化。“更希望村里的年轻人,看到这个布依族古老的习俗后,去了解、学习、传承,让这个习俗再回到我们的生活中。”罗应富表示,接下来,他还将为布依婚俗“坐夜宴”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作者:孟剑飞 钟齐 编辑:汤成伟